符离集

【迪贾】爱德华在醉酒后与迪恩的电话(一发完)

不知道自己在改什么系列……
流水账/不好吃有,有一丢丢的肉渣(等于没有
日常召唤太太 @伊优_水之浪 


爱德华在酒吧里喝了一杯又一杯,不知是否清醒的脑子下意识就掏出大衣口袋里的手机,解锁拨开了手机,另一只手还在猛灌着自己。

迪恩在车上搓着手,望着窗外的满天大雪,心里多少有些抱怨爱德华的晚归。

迪恩接通了爱德华的电话。

刚接通,还未打上个招呼,爱德华一个长长的酒嗝儿便十分亲切的传入迪恩的耳朵。

不用说,一定是白兰地。

聊了几句没用的废话,迪恩挑挑眉,转动钥匙发动了汽车,他没法忽视的嘈杂音乐和你来我往的灯红酒绿。

迪恩穿着灰色的大衣,身上并没有围巾一类,站在酒吧门口。

爱德华几个朋友拥着他出来,叮嘱了几句就都各自散去了。

白色微冷的街灯倾洒在迪恩的蓝发上,冷风试图卷起他的头发,发梢是冰蓝色的,但他眼里却一点没有寒冷的意味,醉意里爱德华透过这双眼,看到了整个世界的温柔与宁静。

爱德华在回家的途中借着酒精,十分娴熟地缠上迪恩并且率先动手占领了他的胸膛,用一种怎么舒服怎么来的姿势靠在迪恩怀里,像一只喝醉了带着朦胧酒气的小白兔误入了狐狸先生的洞穴一样。

他吞吐的温热气息带着白兰地气味,一直在迪恩脖颈处温柔游走,迪恩无奈地摇摇头,一把扛起爱德华。

迪恩脚下咯吱咯吱地踩着雪,爱德华此时也是半醉半醒,嘀嘀咕咕不知说什么梦话。

迪恩微微弯腰打开车门,两人一同钻进车里。

迪恩让已经喝的烂醉的金毛从自己的肩膀上滑落,让他顺势倒在床上。

迪恩对于胡闹的他完全提不起耍脾气的性质,只能任性的让他细致温柔地褪下他的鞋帽衣物。

都沾染了酒吧的味道,迪恩想。

壁炉上悬挂的白鹿头颅傲视着它正下方正在噼啪作响的柴火堆,那儿不过多久就燃起的橘黄色火焰给整个房间都镀满了暧昧温暖的暖黄色。

爱德华在迪恩的催促下懒懒地翻了个身,醺醺的脸半埋在华丽的天鹅绒里,似猫儿般的呢喃细语从他喉咙里一句句咕噜出来,却又诗意的不像话。

“你醉了,爱德华。”

处于蹲姿的迪恩看着爱德华的侧颜道。

不用想也知道爱德华的下句是什么。可能世界上喝醉了的人都会说自己没有醉这种天大的胡话。

迪恩仔细地拨好他额角的柔软金发,爱德华却突兀地搂过迪恩白皙的脖颈,用着情/色撩人的喘息声在他耳边说道。

“我们做吧。”

迪恩蓝色眸子里闪过危险的光,落在他脸上的亲啄算作回应。

他们彼此相拥着,热情地做着恋人间的耳语厮磨,因为喝了伏特加和房间里的壁炉太过于暖和的缘故,爱德华的脸满是绯红。

噢,他的爱德华酒量可不行呐。

迪恩的眼光自上向下移动,那韧如花瓣的薄唇,那摄人心魄的金瞳,那纤如芦苇的腰肢,那诱人犯罪的黑暗……

先享受完唇的味道,接着便是重头大戏。

迪恩轻轻地探入,索取那深处从来没有人知晓的秘密。

爱德华就像朵含苞待放的带露花蕊,迪恩有些粗暴却又不失温柔地一点点打开身下的他。爱德华沾满了狂乱绽放的所谓的骨髓,满身都是寻欢作乐的痕迹。

“乖,我说过我会很温柔的。”

迪恩用自己磁性却不失占有欲的声音安慰身下的人。

可爱德华带着伏特加的美妙旋律驱使着迪恩继续他的犯罪行为,而那所谓的犯罪现场却是他心中一直渴望拥有的。

即将濒临极限的身体让爱德华和迪恩体味到那代代传颂,却又似远忽近的情感是这么的引人入/深。

“你该认真些,宝贝儿。”

迪恩充斥着雄性荷尔蒙的运动对于下面的爱德华来说,噢,可能受不了。

他金色的眼睛里尽是具现化的酒精,翌日躺在床上的他可能会觉得那时他一定被脑子里做的概念搅昏了头脑,虽然这是个既甜蜜又累人的负担。

所谓的支离破碎的轻浮与拆骨入腹的痴情不过在一念间。

“嘿,亲爱的,昨晚感觉怎么样?”

迪恩转过身,用手臂圈着爱德华。

“啧,你猜猜我腰不腰痛。”

爱德华有些可爱的撇撇嘴,对迪恩露出嫌弃的眼神。

迪恩被他的表情逗乐了,在他脸上亲忍不住又亲了一口。他们靠近了些,在寒冷的不想离开被窝的冬晨,又安然回笼。

评论(12)
热度(19)
野生咸鱼且飞升路漫漫。是存在的。
垂死病中惊坐起,身中剧毒又一年。
亦是存在的。
在下白泽(*´ω`*)♡


在下吃的cp很杂。
三国主曹魏/实力惇曹辽于吹。
惇曹惇/曹郭/曹荀/丕司马/渊蝶/惇于/曹关/甘辽/曹all/二张/辽于/曹刘/二荀/贾郭/李乐/钟荀/姜钟/吕陈/绣诩/坚袁

欧美主漫威和hp/fb。
盾铁盾/all铁/桃糖/萝卜酥/锤盾/ggad/ggpg/豹冬/霍盾/贱虫/蚁鹰/探鹰/冬叉/德哈/相声组


嘤嘤嘤我喜欢被动撩,顺便我爱躺列_(:3」∠❀)_
© 符离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