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离集

【迪贾】小甜饼x5(一发完)

咸鱼的不完全修文作,不好吃/流水账有
#卡尔太太手把手教你催更# @伊优_水之浪 



每个人耳朵里充塞着来自营地对敌方阵营的隆隆炮火声———即使是友军的重火力支援,却也不得不说这对于同盟国阵线军队的杀伤力是意外的大。

轰!半空中升腾起一大片漂亮的淡色烟雾,看起来是个漂亮的轰击。

“我说,爱德华上校呢!”

将军在作战室里用高分贝的音量喊着,他身前的会议桌上散落着敌方妄想不惜一切代价都想得到的军事机密,谁料想它们正在这地上躺得舒服;虽然这么做有些失礼,但这是在战场上,在二/战中,指挥者眼中仅仅所看见的应该是全局,而所做的一切都以本国的的至高利益为第一宪章。

其他的能抛弃的便都舍弃吧。

通讯兵愣了一会,外面的炮声实在是太影响高级军官们作战指挥了。

“将军,您说什么?”

通讯兵反问道。不得不说,这炮声是不错却实在是太扰人心情。

将军似乎对这种情况感到一点也不意外,“我说,去找爱德华上校!”

将军趁着下一轮轰击的空白时段,用平常的音量重复了一遍之前所说的话。

“是,将军!”

通讯兵反应过来,将军是要见新调派来的爱德华上校,于是马上去执行命令。

将军叹了口气,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仔细看着刚刚前线传来的情报,心里有些失望。他们这条战线可以算作前线的绝对后盾和关乎存亡的补给线,若这圈子在自己所守的地方被突破,在战争中那可不会是件小事。

将军就这么耐心的在会议室里,双手放在深色的木纹理桌上交叉相错着,微微垂下自己的眼眸,看起来心里似乎藏着很深的事。

没过多久,外面咆哮许久的炮声终于停止了,早已经听力疲惫的将军终于可以歇息一会。

咚咚咚。手指扣门声。

“请进。”将军只闻声便能知来人是谁。

“将军,”爱德华上校进了会议室立正站好行了个军礼,“请问有什么事?”刚刚从前线赶回来的上校喘了口气,给会议室带来一丝硝烟的气息。

将军把视线移向他,一直盯着爱德华直到他有些脏乱的脸颊微微发红发烫都没有开口说话。

“嘿,将军?”爱德华上校有些奇怪,平常那个叱咤疆域、果敢英飒的将军在哪儿?难不成现在独自在远在英国的所属庄园里品着红酒?

不,那是不可能的,真正的将军现在就在这里。

上校正在努力把他自己的想法从将军英国的庄园拉回现实,而处于现在的将军却在考虑某些关乎于未来的事。

“爱德华,你有没有考虑过自己以后会是怎么样。”将军停止了他的思考,正式地发问道。

“将军,我以后可能会……或者换一种说法,我还没有考虑好。”爱德华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唐突了,自己怎么也没有预料到这个在脑海里盘旋的白痴问题会就这样脱口而出。

“那么,有没有兴趣找另一半?”将军不再是沉默的扑克脸,脸上反而透出些许笑意来。

“当然,当然愿意,我的意思,如果有谁看上了我的话,我一定是非常愿意的。”爱德华答完话,见将军起身离开座位,严肃的站在自己正前方。

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

将军深情地吻了上校。

一手揽着腰肢,一手扶上肩膀,这些完完全全在上校预想之外。将军眼底满是浸没的温柔,嘴角也微微勾起了淡淡的恬笑。

接着,就是薄唇相吻,四目相望。

多么美丽的吻啊,爱德华上校的脸早已绯红至深,心脏早已蹦跳到极限,手不只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别的不自觉的微微发抖,即使旁人看不出,但他现在脑子塞满的都是将军的盛情,他的各个器官都努力抓住和铭记自己能够拥有的关于他的将军的一切。

他的一颦一笑,他的一举一动,似乎都被自己的心深深铭刻在脑海里。

末了,将军露出自己清美的笑颜来,“那你现在,你愿意做我的另一半吗?”


“迪恩将军,万圣节快乐。”迪恩眼前的艾里逊一副狗腿样的笑着,他旁边的佐格不善于耍嘴皮子,于是摸了摸脑袋,笑得有些傻里傻气。“是啊军,万圣快乐。”

迪恩撇了他们一眼,“今天放你们一天假,现在赶快滚出我的视线。”不过这句话怎么听都听不出要放假的意味。

两人万分感激的谢过将军,十分愉悦的去享受他们的假期。

迪恩知道他们走远了便微微叹了口气,启动伪装芯片去赛尔号溜达一圈回来了。

刚刚结束任务的站长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还没来得及收拾自己身上的武器等等,就发现自己桌上有一包是自己喜欢的水果硬糖和一张纸条。

迪恩的笔迹。爱德华轻声笑了笑。

“万圣节快乐,爱德华。”


我所等待之人啊,你终究还是来了。

——
“纳罗瓦特蓝斯,一个存在魔法的大陆。

这里的巫师被分为一至九阶,分上中下品,而史诗中被描绘的且世上仅存的十阶巫师,只为卡朋家的次子。自卡朋家族没落以后,那位神话巫师便失了音信,四海为家,却谁也不知道他在哪儿。同时兴起的还有一条小道消息,如果你偶然碰见了他,会发生什么神奇的事也是不一定的……”

身着纯黑色魔法袍子的迪恩教授用魔杖敲了敲黑板,“还有没有同学有疑问?如果没有,那么我们就学习最后一个章节《季节与元素》……”

“迪恩教授,我有疑问!”一只手在学生堆里伸出来,看起来白白净净的手是出自一个金发男孩的。

迪恩把眉宇弯成好看的月牙状,“有什么问题尽情问吧,我乐意效劳。”微微转动手腕挥挥魔杖,把课本翻回到之前的那一页。

“真的就再也没有人见到过那位十阶巫师吗?”金发男孩眨眨自己似是藏着星辰的黄金眸子,脆生生的开口问道。

下面的学生们已经开始有了些许窃窃私语,谁都想遇见在史诗中可以呼风唤雨的十阶巫师不是吗——虽然他们也是巫师,或者说不是一个太成功的巫师,这样的想法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是那样的不切实际却又令人向往。

迪恩用魔法棒敲了敲黑板,示意同学们安静下来, “当然有人见过他了。” 接着清了清嗓子。 

叙述完故事,刚好是下课的时间。“这是下课前说最后一句话,祝期末考核时你们都有好运。”

迪恩推了推眼镜,带着书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随手翻了翻日历,发现今天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圣诞节。

放学时间迪恩走出学校,发现贾斯汀在校门前很乖巧的等着他。一见到迪恩,小爱德华有些雀跃,用左手捧着收起的咒语书,腾出自己的右手来拉着迪恩。

迪恩微微笑笑,从自己黑色的袍子里掏出魔杖,使出了转移魔咒。“迪恩,校长不是说在学校的一定范围内不能用魔法的吗?”

迪恩对于爱德华直呼他的全名这一举动丝毫不感到奇怪,因为这是他要求的。“没关系,校长会通融的,偶尔动用一下魔咒也合乎情理。”

一霎间,他们出现在无人之处——零之森。零之森,被神秘的强大力量保护着,外人不得随意进入森林,同时森林里有许多的魔法物种,不过它们倒也是不怕人。

刚进入零之森,就有一头白鹿从他们面前悠哉的路过。

爱德华毕竟是小孩子,喜欢小动物之类也不是特例,于是他小心翼翼的走到白鹿身边,白鹿转过头用饱满的黑色瞳仁打量着他,转转自己的长耳朵,似乎是知道他无意伤害自己,便放心的用自己纯黑色的鼻子贴近了爱德华的手心。

随后白鹿甩甩自己的短尾巴,踏着小碎步进了森林小路延伸不到的深处。爱德华低头看了看自己微湿的掌心,一句话也没有说。“走吧。”迪恩走近爱德华,温柔地牵起他的手,走回了森林里属于他们的木屋。

“小爱德华,该起床了。”迪恩轻轻唤醒爱德华,今天可是他学业结束的日子,怎么会迟到。

爱德华用完迪恩做的早餐,走上阁楼来到自己卧室里长条状的试衣镜前,上下打量着镜子中自己,试图搜索到一些不足的地方;他细致地用手指抹去自己巫师袍子上的衣褶,用绒布仔细擦拭了属于自己的纯白色魔杖——爱德华的魔杖是由一根来自龙的神经做成的,白色看起来很适合他,但它唯一的缺陷是太坚硬了以至于不能弯曲。

“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准备去上学了。”迪恩牵着爱德华,挥挥魔杖,他们凭空出现在校园里,学校里的学生们除了对于突然出现的他们感到有些惊讶以外,这场不大不小的风波一会便过去了。

爱德华以及他的同学们今天没有魔法课程,只需通过考核即可。这个学末考核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考核内容是让学生们独自一人穿越零森,并且可以随意使用魔咒,考核全程都会有老师和校长管控着,他们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爱德华对于零之森简直是轻车熟路,对于森林里的魔法物种他也是熟练于心,还没有过一个小时,爱德华伸出手扒拉开挡在身前的一根枯白桦树枝,第一个完成了考核。毫无疑问,他的学末成绩将会是年纪第一。

迪恩看着他,眼里满是温柔。

等到结束校长长长的致辞,用过午饭后已是晌午。

迪恩牵着爱德华去了繁华热闹的京赫斯街,那里什么稀奇古怪的物件都有,没有你买不到的。

在一家名为“维亚尔黎加杂货铺”的商铺前,迪恩耸耸肩,抖掉了袍子和巫师帽上还未来得及融化的雪粒,帮爱德华拍落了身上的雪尘,拉着他一起进入这家看起来不那么起眼的铺子。

“嘿,玻利薇。”迪恩看起来似乎很熟悉这个地方,可生意看起来有些冷清,一进门就看见这家店铺的主人在算账,名为玻利薇的女店主看见来的是老朋友,欣喜地扔下账本,给了迪恩一个热情拥抱。

“你也真是太久不来光顾我这个小店,这店里也不知道亏损了多少钱呢。”玻利薇于迪恩开着玩笑。

迪恩松开爱德华的手,俯下身子告诉他,这店里有什么想买的就自己去挑,自己喜欢就成,别在意价格。

贾斯汀望了一眼迪恩,便去寻找他想要的小玩意儿去了,他小小的个子在堆积如山的物件完全没了踪影。

“好了,没时间闲聊了。两朵龙舌兰花,一株积雪草,五片龙葵宽叶。”迪恩报出了一连串的魔法物件,玻利薇正好在这杂乱的东西中找到他要的。

“真是棒,都找齐了。”但迪恩却不急着付钱,因为还有个小家伙没来。“爱德华,快出来,我们该走了。”也不知爱德华是从这小店铺的哪个角落钻出来的,手里攥着枚萤蓝色的石头,脸上蹭了些不知道哪儿来的灰。

迪恩用手轻轻刮去爱德华脸颊上的灰尘,至于那石头,他知道,名叫十芥子,说起来是挺稀有的魔法材料,据说晚上还会发出淡淡的荧蓝色的光。

迪恩把他所需要的和爱德华的那块石头一起付了钱,回到了零之森的木屋。

迪恩嘱咐爱德华别乱跑,他要去药剂室里提炼药剂。他抽出自己的那根魔杖——尽管是用凤凰尾羽制作成的,但展现的却是纯黑色并非是凤凰的火红色。爱德华很听话的没有乱跑,乖乖的呆在自己的卧室里,迪恩知道他在捣鼓什么,却不说破。

迪恩从药剂室里出来时,爱德华似乎也完工了,两人在二楼的小隔间碰面。“圣诞快乐,爱德华。”迪恩把藏在背后的礼物,一条保暖耐看的白围巾系在了爱德华的脖颈,爱德华掏出自己的礼物送给迪恩,那是由十芥子刻成的拥有迪恩名字的荧光勋章,迪恩温柔一笑示意知道,便蹲下身子让爱德华给自己佩戴好。

双方似乎都毫不吝啬自己的贴面吻。

“圣诞快乐,迪恩。”

“你也是,贾斯汀,圣诞快乐。”


爱德华走在渲染着足够冰冷气息的中央大街上,游经英吉利海峡的寒冷季风造成了这片区域不同程度的降雪,因此爱德华不得不把双手从不怎么温暖的口袋里抽/出,立起唯一可以为脖子争取到仅有喘息之时的领子。

大街上没有几个人了,可能都回到家正在舒舒服服的享受夜晚。谁愿意离开温暖的小窝在冷冰冰的天遭这份罪呢。

缩缩脖子,他又快步走起来。

如果我还不那么做些防风措施,夹杂在冷冽寒风里的雪粒便会直接钻进我的领口,那么我就可以尽情地亲近这季风了。他有些戏谑地想。

白色的雪片融进这青石路,刻画出原专供于它们的墨绿色。

他走到大街尽头,拐个弯路过那里气氛热闹而诱人的酒吧,漫步走进一条同样人迹稀少的岔路。不料想,却和一个过路绅士撞个满怀。

爱德华掸了掸对方黑色大衣上还未溶掉的,依旧显眼地挂在上面的雪片,有些局促的看着眼前的人。

“我很抱歉,你没事吧?”

爱德华站在这里依旧能听到酒吧里那些不着调儿的话语,那些暧昧的绚烂灯光,那些不属于他的欢快轻浮。

哦,当然,他喜欢的深色木制吧台上可能还有一杯属于别人的烈性伏特加。

“真是叨扰了,我没什么事,别担心。”

他静静地看着那位绅士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慢慢把自己脖子里挂着的浅灰色围巾褪下,给自己细致而温柔地围好。

爱德华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梦境。

“刚才的事我也很抱歉,希望你能原谅。”

梅林在上,这是绝对是爱德华听到过的最有质感的男声。

“我当然没事。”

爱德华有些不好意思地抬手摸了摸鼻子,可自己眼前的人却先极为暧昧地拂手擦去自己鼻头上的雪粒。

他用自己足够撩人的冰蓝色眼眸看着爱德华,眼眸下埋藏着寂寥与哀伤,但那是另一种极其难描述的复杂情愫。

“我必须得走了,抱歉。还有再见。”

爱德华目送他远去,目送着他的黑色身影被昏黄黯淡的街灯延长拉伸直至消失在这街角。

“谢谢。还有,再见。”

再见。

可能再也不见。

爱德华垂下眼帘, 但愿他能听见。

他的眼神在地上扫荡着,金色眸子突然重拾那璀璨的星光。他快步向前走去,俯下身拾起一件小玩意儿,在手里把玩着。

他双眼微眯,眼里露出点点危险的光来。

那是珍贵的枚蓝宝石戒指,样式古朴,可能是中世纪专供王室的珍宝,就算不懂行的人就算只靠打量它一眼也会知道能承受起这价格的人屈指可数。

爱德华在德留学过,凭着橘黄色的昏暗灯光他依稀看清楚了戒指上的那句话。

莎士比亚句式。

爱德华低声笑了笑。

* 你是花环,亦是荆棘


花色或黑白的猫头鹰在九又四分之三车站里飞来飞去,人声沸沸扬扬,迪恩和贾斯汀好不容易才上车找到个空地方可以歇息。

“你不打算抄作业吗,亲爱的?”对于迪恩这种甜腻腻的称谓爱德华没什么意见,谁让是他先这么称呼迪恩的呢。

爱德华正在放行李,没有看他。“你也太小看你亲爱的——我了。”

迪恩挑了挑眉毛, “真的?”

爱德华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我昨天熬夜都做完了,不过现在特别困。不介意我靠着你睡一会吧?”

“当然不会。”迪恩用着宠溺的语气,看着他笑魇如花。

“嗨,师哥!我们挤一挤没事吧?”双子调皮地拉开车厢门,可见贾斯汀蜷在他身旁睡得正香,而他们的举动换来的是迪恩的一句提醒。

“当然可以,但是,嘘———”迪恩用右手在唇边做了个静音的手势,双子做着鬼脸点头示会,但在安顿好他们的行李后却小心地拉好门,唧唧喳喳地去推销自己的恶作剧商品了。

爱德华觉得自己仿佛被什么人亲过一样,熟睡的他没一会就咪着眼醒了,他抬手揉揉眼。“刚刚有人来了?”

迪恩伸手揉揉他乱糟糟的金发,“是弗雷德和乔治。”

哦,他们呀。爱德华自己嘀咕道。“你刚刚亲我了?”爱德华盯着迪恩。

“没有。”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瞎话。

“我还买了这个,我知道你喜欢。”迪恩从口袋里掏出比比多味豆来,“但是有个前提———吃到鼻屎味儿的绝对别吐出来。”

“都说好了你怎么还这样!”

“你别躲,晚上有你好看的!”

在门外偷听的双子表示信息量好大。



*我的私心,这句话可以当hp的GGAD粮吃(笑

评论(4)
热度(10)
野生咸鱼且飞升路漫漫。是存在的。
垂死病中惊坐起,身中剧毒又一年。
亦是存在的。


他御马回城,为心之所想,身披月光。


在下吃的cp很杂。
三国主曹魏/实力惇曹辽吹。
惇曹/曹惇/曹郭/曹荀/丕司马/渊蝶/曹关/甘辽/曹all/二张/辽于/曹刘/二荀/贾郭/李乐/钟荀/姜钟/吕陈/绣诩/修仙组/霸淮

欧美主漫威和hp/fb。
盾铁/铁盾/all铁/桃糖/萝卜酥/锤盾/ggad/ggpg/豹冬/霍盾/贱虫/蚁鹰/探鹰/冬叉/德哈/相声组

SEER系列。
迪贾/贾迪/迪N

其他所属(混搭风。
双黄/晨超/雷磊/双鲁/麻叶/马真



嘤嘤嘤我喜欢被动撩,顺便我爱躺列_(:3」∠❀)_
© 符离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