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

【KERORO军曹同人/双G】GARURU&GIRORO,雪国的冒险,是也!

本文主cp:GARURUxGIRORO(双G)/副cp:KURURUxTORORO
tips:慢热/正剧向/溢出屏幕的OOC/携带少量血腥描写/全员蛙体




蓝星的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工作日,成为了K隆总部新命令的开始。

日向冬树和日向夏美已经在去往学校的路上。周一向来是忙碌的截稿日,日向秋还在角川出版社加班。日向家的人们工作日向来都很忙碌。

KERORO军曹正在日向家客厅内开开心心做着MG-Ⅱ型号的钢普拉,他被通讯器里突然响起的KURURU的声音吓了一跳,手顺势抖了一抖,把手里刚拆下的手臂部件扔到了在后院篝火旁护理武器的GIRORO头上。GIRORO伸手把部件从头上拿下来,提着枪走向客厅,却发现KERORO反常地没有拿回部件,而是非常认真地听着通讯频道里KURURU传来的消息。

KERORO闭上眼叹了口气,收起做了一半的钢普拉,带着整理好的盒子跳下沙发,拍了拍GIRORO的肩,“秘密基地集合,侵略会议召开,就现在。”

GIRORO觉察到了今天KERORO不寻常的地方,战士的灵敏直觉指示他什么也不要问,收起枪,和KERORO一起前往秘密基地的作战指挥室。

严肃的气氛悄无声息地弥漫着整个指挥室,降临的人物是领导者级别,气息也令他们十分熟悉——尤其是GIRORO。KERORO小队五人整齐待命,为的是迎接来到蓝星前线的GARURU小队。

“KERORO军曹,在下GARURU中尉,奉kero总部的命令前来和KERORO小队汇合。”GARURU呈军姿站立,KERORO在他正前方一段距离,两人上前一小步,互相行K隆军礼。

看完了总部传来的视频,GARURU适时开口:“……以上,就是这些,因ZORURU兵长正在执行其他重要任务无法调回,所以总部决定派遣蓝星前线KERORO小队的GIRORO伍长配合支援GARURU小队完成侵略任务。在忙碌的前线抽调人手。”

GIRORO转头看向KERORO,他已经开心地转圈圈了,那家伙刚刚还大放厥词地狠狠鼓励了自己一番,希望自己的任务完成度要超过GARURU小队;DORORO和TAMAMA也表示鼓励和祝贺,并且赞同KERORO的一番话;KURURU一旁KUKU地笑着,罕见地说了稍加鼓励的话。不出所料,这令五人非常吃惊。

GIRORO简单整理了一下武器装备,告别KERORO他们后跟随GARURU登上了宇宙艇。既然接受了他们的鼓励,就要做出成绩来啊。回望了一眼越来越小直至再也看不清的日向家,宇宙艇开启空间跳跃,周围的景象开始变得破碎和扭曲,只一瞬间,就到达了另一个星系。

“GIRORO,你这次的职责应该不需要我多加提醒吧。”GARURU直视GIRORO。“啰嗦,我当然记得。”GIRORO填装好弹药,让自己的视线回敬GARURU。

你当初认真叮嘱过的话,我怎么可能会忘记。

二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经历战争的他们拥有着奇妙的血缘羁绊,只需言简意赅的对话互相问安。

GIRORO看着指挥台上的GARURU,他那魔鬼中尉的风采和当年在K隆军相比,稍显内敛,却更增添隐秘和无言的危险。在GIRORO眼里,他哥哥的身前就是无垠的星辰大海,他这么认为的原因,甚至可以追溯至很久之前。

宇宙艇突然出现在一个白茫茫的星球外。它的名字被称为雪国。

任务开始前,五人结束了共鸣,GARURU短暂且迅速地下达了作战命令。TORORO作为通讯参谋,PURURU作为作战后方的医疗护士长,TARURU作为前线支援暂守后方,GIRORO和GARURU作为重要战力,需注意隐蔽,主动突击前往雪国的中部,Kyoto。

“队长大人,伍长大人,根据我探测到的资料来看,这个星球没有原住民,表面百分之九十六被冰雪覆盖,经过检测,这里雪化成的水可以直接饮用;百分之一是地上的流动水源,剩余的百分之三是稀有的高级矿石源,虽然暂时不知道形成原因,不过对我们无害就是,噗噗噗~”TORORO敲击着键盘,偶尔腾出手推一推眼镜。

“麻烦TORORO新兵了,有什么新发现请及时通报。”GARURU和GIRORO示意收到。

这个星球的资料可是有点棘手啊……噗噗噗~如果是那个男人的话,会如何呢?

这个季节雪已经停了,但寒风依旧凛冽,吹刮尖锐冰棱的刺耳噪声即使是做了防护也不能彻底消除;极昼和极夜交错不定,极大地消耗自身精力;退一步来说,严寒本身就是对需要足够湿度的K隆星人们的残酷考验。事出有因,不能直接使用激光翼到达,否则,就像猎物将自己的软肋暴露出来,即将迎来的却是致命一击般。

曹长一脸愉悦地敲着键盘。按下按钮,KUKUKU的笑声便快要止不住了,接着溢满了整个参谋室,甚至还穿越宇宙,渗到了TORORO的邮箱里。

噗噗噗,这整合一下资料也不是简单的事啊。

他们做好全身的严寒防护,携带上必需品,朝目的地跋涉了三天。“TORORO新兵,你那里有什么新的发现吗?”他们合力翻越一块翠绿色的厚冰,虽然早已是精疲力竭,但终于踏上了这颗冰雪星球中部的海底峡谷。似乎时间沉溺于海底蓝的世界,万里之内全被冰封,周围是死一般的寂静。

“总部需要的东西在雪国中部的Kyoto……以上,报告完毕。队长大人和伍长大人绝不要对这里掉以轻心哦,噗噗噗~”

“了解,之后就交给你了,TORORO新兵。”他们小心探查着四周的情况,确认彻底安全后,一道驻扎停歇在某个背风且隐藏度极好的冰山洞窟里。这座翡翠冰山通体呈蓝绿色,上层海蓝多些,下层则为蓝绿色,冰山底座依附着绿藻,被封冻后一层附着一层,直到海水彻底封冻后,形状和颜色也无法再改变。

GIRORO支好帐篷,往GARURU刚点起的火堆里扔了块背包里的事先准备好的木头。等到山洞内温度上升了许多后,他们脱下防严寒的物件,在火堆边坐下。

“今晚我守夜,你去睡吧。”两人并坐在一起,GARURU用在山洞里找到的长冰棱拨了拨火堆。火燃得更旺了些,山洞里映出三两柴木自然爆裂的声音。

“不,还是我守夜吧。”GIRORO嘴上答应着,为了守夜强撑着倦意,尽力不让自己睡着,但控制不住临近边缘化的意志,精神逐渐崩溃殆尽。身体内的疲倦如潮水般叠叠涨高,如海啸般涌向四肢百骸,大脑也被困倦恣意吞没。他终于熬不住了,睡意昏沉,身体摇摇欲坠,最后左摇右晃地靠在了GARURU肩上,沉沉睡去。

GARURU对此有些出乎意料。长大后的GIRORO伍长和小时候软萌的红蝌蚪不一样,只有儿时的GIRORO才会对他这么亲昵。GIRORO成年后,他得到假期可以回家的次数渐渐变得屈指可数,一来二去,话就少了。他的叛逆期迟到得足够晚,晚到不愿意称呼我为哥哥,只把我放在心里。

GARURU微微侧身调整姿势,让GIRORO睡得舒服些。

GARURU还记得那时候在K隆星上,夏夜里缠着他讲鬼故事的就是GIRORO,夜里被故事吓得睡不着,瞒着老爹偷偷摸摸地带着被子枕头和他挤在一个床上,钻进他怀里。有哥哥在,就什么都不怕了。他那时候睡相可差了,踢被子说梦话,早起去军校还得轻手轻脚帮他盖好被子再离开家。

想到这儿,GARURU轻笑着。罢了,今晚我来守夜。火堆还没有熄灭,橙黄色的火苗吞噬着还未完全烧尽的柴火。

GIRORO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枕在哥哥的腿上,“醒了?”GARURU只是闭着眼,让眼睛短暂地休息一下。他本就浅眠。“GARURU——我、你昨晚你睡得好吗?”GIRORO惊得坐起身,话语别扭地说出了口。“还可以。既然醒了,那来聊聊之后的路程安排吧。”GARURU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拿了两听罐头回来。GIRORO伸手接过罐头,拉开拉环。为了方便地讨论任务信息,两人凑近了些。

“这个星球磁场非常紊乱,即使根据总部的情报来补全雪国的全貌也是残缺不全的。如果不彻底清楚地探明情况,那么下达的侵略命令很难完成。”

“我们得小心到达那里,威霸占领的许多星系都分布在附近,他们的补给和战力比我们可多的多,而且路上怕是已经浪费许多时间了。”

结束饭后的战术讨论,二人收拾好一切上路。

极夜,顾名思义就是是没有白天的夜晚。极夜未消,笼罩着整个雪国的还是黑夜。不远处几道刺眼的白光带着战争的气息划破黑色幕布,剧烈的爆炸声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

敌型宇宙人威霸么……真是麻烦。

GIRORO和GARURU是喋血的战士,对于战争拥有绝对的敏感度。他们迅速交换眼神,确认进攻策略。GIRORO一个侧滚躲开几个威霸士兵的突袭,在安全范围内扔出手雷带走他们,骨血混合着细碎的冰屑四处飞溅。GARURU在侧后方专挑重火力手和发射来的导弹作为目标,扣下扳机,远方的敌人爆头倒下。接着就是对它们袭来的就是GIRORO一阵阵掩护哥哥行动的火力轰炸。他适时启动激光翼,自下而上飞至天空,与威霸的机械蛇怪平分制高点,端起自己的来福枪,瞄准目标眉心,干掉愚蠢至极的威霸领导者,一枪穿过蛇眼,毁掉巨蛇的核心。

“只是第一波碍事的敌人而已。”GARURU落地后开口。“他们对内应该已经宣称雪国被他们占领了,战斗还没有消失。”GIRORO收起枪,表示附议。

结束战斗后,天边隐约出现了少许混了茶白的鹅黄、胭脂红和着殷红,携着青莲、紫棠与雪青色自然形成的不规则极光,逐层推波,跃动在黑色的天幕之上,美得摄人心魄。它在寂寥寒冷的苍茫雪国是变化的,散发无穷的瑰丽绚烂,也象征着永恒不变的孤独。

他们从同一处地点先后出发,划过璀璨的夜空,某一时段交集甚多,其间过程漫长而坚定,而交汇是奇妙的,也是毕生难忘的。这个相遇拥有了归宿,永远有始有终。

他们穿越峡谷,正式踏入雪国的Kyoto区域。GARURU视线所及处,一具冰封骸骨上数只冰蝶围绕着它翩跹飞舞,毫无战力的东西不可能存活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他们用枪击碎冰蝶,接近那具看上去就让人不太舒服的骨头堆。

“队长大人,伍长大人,因为磁场问题,不知下次是否能快速联系你们,我在此非常抱歉。这堆骨头里就有总部需要的东西。你们现在的处境可不太妙,据我了解威霸已经搬空这附近的所以兵力来围攻你们了,记得隐蔽,记得安全回来。噗噗噗~”

“不需要责怪自己,这不是你的错,TORORO新兵。我们会尽快完成任务回去。”GARURU结束了和TORORO的对话。GIRORO上前敲碎了覆盖骨堆的冰块,从里面找出一个冰色球体交给他。

它很轻很小,握在GARURU手中没有任何温度,除了模样一样,其他和总部的资料相比毫无相同之处。这就是所谓的——白夜吗,紧紧攥在手里,自己感受到的不仅是它传达给自己若隐若现的力量,还有Kyoto周围伺机而动的强烈杀意。

重火力手们架好枪支,枪械子弹通通上膛,扣下扳机,炮火声在此刻响起。敌方炮火凶猛,他们只能运用技术,灵活应战。

GARURU和GIRORO的体力和精力总是有限的,斩杀了多少敌人他们数不清楚,在这个磁场怪异的地方联系不上TORORO新兵,身边所剩的枪弹数量不少,就连身体也开始变得酸胀乏力。GIRORO用步枪扫掉如潮水般涌来的威霸兵,扔掉没有子弹的枪械,吸气提腰,一个回旋踢断背后准备背后突袭的士兵的第二、三条肋骨,利落地用匕首割开他的咽喉。他一面隐蔽着躲闪子弹,一面继续迎接下一轮进攻。

嘁,穷途末路吗。

GARURU的个人战场正对GIRORO。盛名之下无虚士,他是个很强大的K隆中尉,无论使用何种武器,他的每一次出手都会带走无数生命。一剑捅进威霸士兵的胸膛,他扫视GIRORO身后,迅速提醒道:“注意背后!”

几个威霸士兵飞扑上去,GIRORO躲闪不及,身上挨了几拳,GIRORO忍痛挣扎着,他觉得自己的左腿骨快要折了。一个士兵亮出军刀向他刺去,他借力使力,虽然已极力避免受到伤害,但在那种情况下刀刃还是深深插/进他的白肚皮,撕裂了他的蓝色肩带。血被刀刃带出,GIRORO嘴角冒着腥甜的血,咬紧牙关,灵巧地挣脱出其他几人的包围圈,闪身折断士兵的手腕,夺过军刃浴血厮杀。

他没时间去包扎范疼的伤口,停下歇息几秒,或者是捡回自己的肩带。只有活着,自己珍爱的一切才能被保护。这可是你曾经的叮嘱啊。

GARURU在空中侧倾躲过数枚擦身而过的飞弹,提枪向下极速俯冲,在低空用步枪解决几十人,用激光剑杀出一条去往GIRORO身边的血路。敌人喷洒的鲜血落在冰层上,即使是溅在脸上他也无暇顾及,鲜血将被冰封,然后镌刻在雪国无言的史册中。

GIRORO浑身是血,看起来快要支撑不住。GARURU擦着流弹逆向飞行,即使是受了伤也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GIRORO,接着!”GARURU毙掉GIRORO身边的威霸士兵,看准时机,把自己的肩带扔给他。GIRORO狠狠地抹掉嘴角的血,看向同样狼狈的GARURU。那一刻,二人的视线定格交汇了一秒,然后继续各司其职。

—GIRORO,你看起来很狼狈嘛。

—少、少啰嗦,我没事!哥你才狼狈不堪!

GIRORO失去了自己的肩带,现在挂着的是他哥哥的,他的战斗力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有提升的趋势。GARURU的枪依旧百发百中,身上有伤和失去平衡力的他,战斗表现出色似乎已是强弩之末。

威霸的数条机械巨蛇口里吐出蓄势已久的白色激光,齐齐向他们这个方向迅猛进攻着。棱状冰屑和炮火齐飞,对于它们来说杀掉两个K隆星的宿敌来说易如反掌。为了躲避攻击,快速解决身边的威胁,GIRORO反身横抱住GARURU的腰,几个翻滚后他却把GIRORO护在身下。坚硬的冰层和温热的身体成极大反差,不经意间,落在脸颊上的柔软成为彼此的难忘一瞬和相拥的开端。

翻滚的瞬间,白夜像是有意识地从GARURU身上滚落,撞击在蓝绿色的冰层上,碎裂成粉,而后化在雪中消失不见。GARURU盯着破碎的白夜,感觉它的力量通过冰层传递到自己指尖,会聚于全身,同时身体的孱弱感逐渐消失,拥有强大力量的同时体积也增大起来。拥有尖牙,利爪,劲尾,歧翼与强大。

一声咆哮穿云裂冰。K隆之龙GARURU,参上!

GARURU小心翼翼地拾起GIRORO,把他放在头顶的龙角间。GIRORO伸出手握住龙角,他此时能了解GARURU心中的一切。自己该履行职责了,他说。一声震天的龙啸,GARURU亮出自己代表杀戮的橙色瞳仁,展开宽大的龙翼腾空而起,甩尾击飞地上的威霸,同时扣下巨型来福枪的扳机,蛇又如何与龙相比,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轰然骤起。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单方面的厮杀结束了,GARURU逐渐从庞然大物缩小为普通身材而且伤痕累累的K隆星人,“抱歉GIRORO,我已经没有力气了。”GARURU闭着眼躺在冰上,就连弹弹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GA——哥,你没事就好。”GIRORO跪在GARURU身边,微红着脸,悄悄哽咽着,也忍住了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GIRORO用随身医疗包认真包扎了两人的伤口,发现GARURU的情况非常不容乐观,需要即刻回到宇宙艇进行手术治疗。GIRORO什么也没有多想,拦腰抱起GARURU直接使用激光翼中空飞行而去。

雪还在下着,雪国的冒险告一段落。而极昼映衬着他们远去的轮廓,本初子午线的拂暮破晓就在此刻。

评论
热度(23)
在下白泽。
野生咸鱼且飞升路漫漫。
垂死病中惊坐起,身中剧毒又一年。
© 是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