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阕

华山x云梦/互攻/百合
华山小姐姐和云梦小姐姐了解一下?


在华山下暴雪那天,齐无悔师兄说什么要去龙渊濯剑,把我坑过去自己却去和风无涯师兄在鸣剑堂点着新暖炉喝好酒,晾我在那儿一个人挨饿受冻。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没有胡辣汤的我,在华山简直是个废人。

本来华山就冷,除了风景好看和门派惨案,穷的一身正气还有说着“我超凶哦”的小奶狗们,其他应该一无是处。都快初冬了谷潇潇师姐才给我们批发好衣服,没来得及去领就被拉来充数。心疼自己,心疼自己的钱。师姐说了逾期作废,银子充公……

华山弟子真的不耐寒,真的,分分钟给你冻到掉血。抱臂冷嗦嗦地冻了许久,天要亡我啊。

我用最后的坚强做完了龙渊的濯剑课业,装作眼瞎忽视一旁小师妹投来的暧昧眼神,风雪里背过身,找了个背风的地方缩成一团,在脑海里想念我香香的的云梦小姐姐。孤单,寂寞,冷,需要小姐姐,快打钱。

上次陪师兄下山卖艺的时候她和我说过话,当初笑魇如花,声音也好听极了,软软萌萌,不会用球砸我,还光顾了我们卖艺摊子好几次,给了很多银两,可爱的很。可惜只能梦里期佳人。

“你是……长安街的那个华山弟子吗?”她的声音温柔似水。

我心里一喜,顿时欣喜若狂,但是想了想不能把自己的痴汉模样给小姐姐看到,以免吓着她。恢复自己以往的高冷气质,虽然还是被冻地浑身发抖。其实这是一身正气的标志,不是因为华山冷,真的,不骗你。

“你是,那个小姐姐?”回头一看,发现朝思暮想的云梦小姐姐提着灯,披着衣服,手里端了碗热腾腾的胡辣汤,示意我喝了它。

“谢谢。”我接过碗一饮而尽,不愧是小姐姐的汤啊,嘴里还留有胡椒辣椒的麻辣滋味,身体也暖和了不少。

“我得走了,记得别再让自己冻着了,再见。”小姐姐笑意吟吟,提着蓝莹莹的灯化作蝴蝶飞走了。

等我回到华山,所有认识我的人调侃我终于要糟蹋一位云梦的好姑娘了。我气的脸上笑嘻嘻,心里笑嘻嘻,手里提着剑把所有人都插旗挑战了一遍。掐指一算,他们辛辛苦苦攒下来打算去吃喝玩乐的钱全得送去暂住华山的医师哪儿,能不赊账的不超过一个手的数。

“各位,承让了。”我抱拳施礼,没管躺了一擂台的“尸体”,山边随手拔了草,叼在嘴上哼着小曲骑马跑商去了。

我们再相遇时是个雨天,暴雨倾盆。

为了耍帅,我特意把自己八九成新的斗笠和蓑衣租给了一旁淋成落汤鸡的同行小师弟。还顺便赚了点外快,多棒。

凭着不能让小姐姐淋雨的原则,运起内力御剑,帅气地落到她身边,拔剑上去就把盗墓贼一大半血给干没了。为了让自己更显侠士,我把剩几下就能打死的盗墓贼让给了她,自己先跑开做任务去。

不过,她甩球和打人的样子也好可爱, 她扔出去的蝴蝶真好看,能被奶简直是毕生难忘的幸运啊。

一旁的我,看起来脸上风平浪静,心里的痴汉却疯狂刷屏。脑袋里想的是嫖小姐姐,喜闻乐见的是脚下一滑。还摔得贼惨,爬都不爬不起来。

还被小姐姐看到了,唉,没脸嫖了,溜了溜了。






嫖到手之后的小剧场:
我:安泽泽,你当初怎么会记住我的名字?
安泽(云梦小姐姐):我第一次见你,当时就觉得你卖艺挺有前途的,天赋惊人!
我:……

评论(18)
热度(100)
在下白泽。
野生咸鱼且飞升路漫漫。是存在的。
垂死病中惊坐起,身中剧毒又一年。
亦是存在的。
© 十三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