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离集

【惇曹】半醒(现代au/一发完)

真的存在ooc这个东西orz
建议配合bgm-半醒/鹤顶红食用

曹操半眯着眼醒来时,四周看到的是熟悉的布置与装饰,发现自己愕然待在公司的办公室里。

嘶——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头疼的要命。他蹙着眉,勉强坐起身,怕是中午的那顿酒喝多了,现在还有残余的后劲,自己的西服上都满是酒气。

他偏头望向窗外,这座城市似乎已是半睡半醒,精神恍惚间连街上的灯红酒绿也少了大半。掏出自己兜里的手机,滑动解锁显示在触屏上,但他的手指没有动作。

十一点半了吗?该回去了。

曹操勉强起身翻找自己琐碎物中的止疼片,和着桌上的半杯凉水一并吞咽了下去。吃过药后,他闭眼半躺在办公椅上休息了会儿,觉得精神些,才搭乘电梯离开公司。

他知道公司附近有个车站,末班车的发车时间是零点,那条车线还正经过自家小区。

他本是可以一个电话召来夏侯惇代驾的,可惜自己和他的车都在维修店躺着,近日的上下班都是厚着脸皮蹭他弟的车,美其名曰绿色出行,连张颌也对此有些许抱怨。

曹操这么胡思乱想着,在车站附近踱步等待着将要到来的车。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和天气,十一点四十五,明天天气也不错,阴转晴。

这时候街上只剩下清冷于寂静。若不是偶尔能看见有车飞驰而过,还以为这世上只剩下他一人。

曹操在背风处点上支烟,慢慢抽起来。

就这么突然下起雨。雨刚开始并不大,只是一滴滴淋到它们所及之处,之后便似是放开了性子般,从空中重重地落下。空气里蔓延着潮湿的冰冷空气,隐约可闻得铁锈的味道。

曹操叼着烟,听到了那只鸟。

好像有只深夜不息的鸟,扑簌地扇动着湿漉漉的翅膀,乱叫了一声就冒雨从电线杆上飞往了树冠,把其中一根主枝干的树叶在此时摇得飒飒作响,叶片前段攒着的雨滴都被晃动下来,滴滴答答地落在树下人的伞上。

待那人走近了,在车站里抖擞掉伞上的雨珠。“抱歉,打扰一下,请问能否给支烟?”那个男人盯着曹操,突然开口询问道。

“当然。”曹操收敛视线,隐晦地对他做了一番端详,从烟盒里拿了支烟递出。

“谢谢。”他伸手接过烟,没点火就叼在了嘴上。

曹操觉得他有些奇怪,也没说什么。

等待了没多久,车就来了。曹操把仅剩的烟头扔进水塘里,橙红色的烟丝沾了水便自己熄灭,落得些白烟罢了。

曹操坐在车厢后排靠窗的位置,平心而论,倒不是为了方便下车,而是他喜欢这个位置。曹操看着窗外不停变换的夜景,细细琢磨着自己看过的许多细思恐极系列,一丝寒气没由来地爬上背脊。

到了曹操的站点,他起身站在后车门附近,打算冒雨跑回家,这种事他干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虽然免不了要被夏侯惇骂一顿,但他在床上也用动作讨回些公道。

“那个,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用我的伞。”

那个男人咳嗽了一声,没让叼着的烟掉落;把手边的伞给了曹操。

曹操道谢,车停下后撑伞走了。

那个男人点上曹操给他的烟,看着曹操的身影在黑暗中渐行渐远,收敛起了自己栗色眸子中镌刻的深沉。

曹操回到家,累得什么也不想做,衣服也没脱直接在床上倒头就睡。

“医生医生,13号床位的病人醒了!”一阵手忙脚乱传入曹操的耳朵,曹操并不想睁开眼,因为从窗外射入房间的阳光实在是太晃眼,即使闭着眼都能感觉到它的亮。

那种亮让他锥心泣血。

还不是元让不在,不然他一定会帮操拉好窗帘的———

他躺在病床上,思绪想到这儿便戛然而止。突然就红了眼眶。眼泪那种东西完全非人所控,光是忆起他们的旧梦,泪就这么流了出来。

元让呦———要知道,操最重要的人便是你啊。操若没了你还算是操么?

---自带解说【?

铁锈:血的气味

鸟:乌鸦

车窗:干净得没有雨滴

点烟:公交车上禁止吸烟

回家:惇惇不在家,暗示已代曹老板领便当

评论
热度(22)
野生咸鱼且飞升路漫漫。是存在的。
垂死病中惊坐起,身中剧毒又一年。
亦是存在的。


他御马回城,为心之所想,身披月光。


在下吃的cp很杂。
三国主曹魏/实力惇曹辽吹。
惇曹/曹惇/曹郭/曹荀/丕司马/渊蝶/曹关/甘辽/曹all/二张/辽于/曹刘/二荀/贾郭/李乐/钟荀/姜钟/吕陈/绣诩/修仙组/霸淮

欧美主漫威和hp/fb。
盾铁/铁盾/all铁/桃糖/萝卜酥/锤盾/ggad/ggpg/豹冬/霍盾/贱虫/蚁鹰/探鹰/冬叉/德哈/相声组

SEER系列。
迪贾/贾迪/迪N

其他所属(混搭风。
双黄/晨超/雷磊/双鲁/麻叶/马真



嘤嘤嘤我喜欢被动撩,顺便我爱躺列_(:3」∠❀)_
© 符离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