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离集

【迪贾迪/文赛】gonna game/敷衍游戏

本文cp:迪贾迪/佐艾佐/吉煞吉无差

贾斯汀觉得今天是他人生中最倒霉最黑暗的日子并且没有之一,他甚至敢用自己上司黑特的所有私房钱来保证他今天出门绝对没有查询天气。

总而言之,是个悲剧。

至少在今天傍晚前,他还是个英俊潇洒的优质男青年。贾斯汀做好万全的准备后,摸了摸自己口袋里装着戒指的小红匣子,打算在女友公司门口给他们这段将近3年的爱情长跑画上完美句号。

正在他脑袋里冒着粉红泡泡、幻想着女友喜极而泣和他拥吻的样子以及婚后生活的甜蜜幸福或是其他酸甜苦辣时,这些却都被自诩为最爱他的人毁得七零八落。

事实真相就是贾斯汀的头顶可以在夜晚绿出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在那种极度尴尬的情况下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实在是滑稽的很。

是个标准版结局,可惜男主角不是他。

正当贾斯汀满心欢喜地望向女友办公地,期待着她看见自己惊喜欢呼的模样时,却瞧见一个陌生男子和她卿卿我我,看起来打得正火热。不过他眼神还不错,能看见他自己已经晚了一步,落了别人下乘。

他还能怎么说呢?

她不爱自己了,那便是和别人在一起了。而自己无非是把关于她的记忆统统删掉,何况他也不想再在她面前问什么能否改变心意之类的连篇废话,与其有那种死缠烂打的闲工夫,还不如重新开始寻找下一个值得去爱的人。

贾斯汀在众人各色的目光下把自己手里的一大捧烈焰玫瑰扔进街头的垃圾桶,加快脚步,穿过车水马龙的人流。

他现在需要酒吧,需要酒精。

昏黄的傍晚转瞬即逝,只留下渐变的靛蓝色夜空映衬着街边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贾斯汀在一个行人极少停留的地方停下脚步,从兜里掏出包烟来,捡了根给自己点上。

他抽了一大口烟,倚着墙抬头望了望阴沉沉的天。肯定又是一场倾盆暴雨啊,他这么想着。抽了一会儿烟,直到把它剩余的生命全部榨干,贾斯汀才把手上夹着的剩余烟头扔进角落。

抬脚正准备离开,却忽得听见巷子深处传来一阵青年们的嘻笑打闹声。

贾斯汀愣了愣,那种好奇萦绕在他心间,挥之不去,像小猫般在心尖上一爪一爪地轻挠着,动作细致温柔,使他不自觉地改变了前进方向。

深巷子尽头是一条生意看起来不怎么景气的商业街,贾斯汀一眼就瞥见街角处酒吧的招牌,那是由OBI三个字母组成的,且在不停变换色彩的霓虹灯。

之前热闹的源头正是这群酒吧门口的年轻人们。有些玩笑话还能时不时飘入贾斯汀的耳朵,惹得他们一阵哄笑。

“艾里逊,老大有没有批准你和佐格的蜜月旅啊?”

“你这话说的,老大不同意我们就算像素也没办法呀,是吧,佐格?”

贾斯汀并没有对这些话上心。他在来时就解开了自己白里衫的前几颗扣子,在背风处重新点上支烟叼着,像是平常少见的顾客一样进了这个酒吧。

奇怪的是,酒吧里除了两三个正在擦拭酒杯的调酒师和侍者外,就只有一个钢琴师在弹奏钢琴。他听到的不是边弹边唱的激昂奏乐,而是舒缓的音乐火雨。

“侍者,来杯蓝带,加冰。谢谢。对了,麻烦问一下,酒吧可以抽烟吗?”

贾斯汀在吧台边找了最好的位置,刚好可以欣赏全酒吧的风光。贾斯汀细细端详着酒吧里的独特饰品,觉得这家酒吧老板审美不错,这么想着,吐出一口缭绕的白烟。

“当然可以,先生。”

蓝发的调酒师应了他一声,手上熟练地从吧台里拿出玻璃杯子给贾斯汀倒了杯蓝带啤酒,从冰桶里拿出来的冰块和杯中的啤酒混合在一起,调酒师把它和拿来的烟灰缸放在贾斯汀面前。

“您的酒,慢用,先生。烟灰缸在这儿,谢谢。”

贾斯汀眼角含笑,伸手拿起酒杯向他微微示意。调酒师冲他点点头,继续埋头擦拭着吧台里剩余的酒杯。

“哦,谢谢,你叫什么?”

贾斯汀喝了一口杯中的酒,冰凉的快感和酒精混杂着,从舌尖滑向喉头。他在烟灰缸上弹走多余的灰色烟蒂,用手夹着吸了一大口。

“迪恩,先生。”

调酒师很有礼貌,是个懂规矩的人。

“哦,是个很棒的名字。我也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如果你不愿称呼我为先生的话,可以叫我的名字,贾斯汀。”

迪恩擦拭的动作顿了顿,又接着继续工作。

“如此的话,谢谢,贾斯汀”

贾斯汀和迪恩在吧台上杂七杂八的说着话,只要是稍微能上得了台面的话题,迪恩都能把贾斯汀逗笑。

他知道这是高级调酒师的工作准则之一,能够有足够的推销能力让客人买你制作的酒,可以逗他们欢笑但不会过火,最关键的一点是及时收到他们的酒钱,你总不会觉得醉醺醺的酒鬼们会自觉的掏出钱包双手奉上吧?

贾斯汀抽着他身上的最后一支烟,脑子里胡乱的想着。他觉得,即使迪恩对他和其它的客人全部一视同仁,凭心而论,他觉得迪恩是个非常值得别人去付出全身心去爱的男人。

贾斯汀终于在手上这支烟即将寿终正寝时,得出一个奇妙却正确的结论,他有点儿喜欢迪恩了。

既然有了目标,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能否握在手中?

“你有烟吗,迪恩?”

贾斯汀把烟头扔进他左手边的烟灰缸,一口气喝完了杯中仅剩的蓝带。

“有,但我不怎么抽。”

迪恩翻了一会找出包整烟,他把纸盒外的塑料纸除了,拿出一根点上。他先抽了一口,仍有余温的橙红色烟草缓慢地吞噬着整条烟,偶尔有些烟蒂掉落。迪恩吐出口朦胧的白烟后把烟递给了贾斯汀,而贾斯汀沿着迪恩的味道一口一口抽着剩下的烟。

“一杯天使之吻*,给你的,迪恩。”

迪恩抬起头,瞧见贾斯汀脸上笑吟吟的,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正看着他工作。他是个调酒师,又怎么会不知道他这么做的含义?

少顷,迪恩端出两杯鸡尾酒。他把刚制作的长岛冰茶*推给贾斯汀,把天使之吻留在了自己这里。他看着贾斯汀喝下整杯的长岛冰茶,眼里闪着碎星般的欣喜。

贾斯汀让弹琴的钢琴师吉约换了一首纯音乐,改换成弹奏Represent,后台也出来了一名乐手和吉约一起演奏。

以此对迪恩示为感谢。

“抱歉,我得走了。还有,你应该是个很好的男朋友。”

贾斯汀掏出钱包付了钱走出了酒吧,再望望天,已是在黎明之前。原本厚重的乌云在下过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后,变得飘渺,早被移动的风吹散向四面八方了。

贾斯汀靠着自己关键时刻还能派得上用场的脑袋,顺利找到了回家的路。他一路上晃晃悠悠,踏着还未完全蒸发的水潭,在稍微干燥点儿的地方留下深色脚印。

酒吧里,艾里逊、佐格、吉约、煞德罗和迪恩聚在吧台上。

“老大,你觉得他怎么样?”

艾里逊搂住佐格的肩膀,使劲拍拍还亲了亲,又灌了自己口酒,脸红着半醉似的问迪恩。吉约和煞德罗在一起搂搂抱抱,怕是差一个翻身就能一起滚床单。

“哈,是只可爱的小野猫。对了,你们不是想度蜜月吗,可以,但是这个任务必须完成。如果做不到,那你们这辈子就别混了。”

迪恩眼中闪烁略带玩味和愉悦的光芒,这个游戏的游戏规则可是由我来破坏与改变的啊。

贾斯汀拍了拍头,酒精喝多了可真是头痛。虽然回家路上他是是八分醉二分演,但也不能保证迪恩那种千年老狐狸精看不出猫腻。他也不想这么多了,干脆掏出手机拨号。

贾斯汀给自己上司罗杰交代了任务的方方面面,接近迪恩这个目的总的来说是顺利达到,只差后续跟进工作了。

但是贾斯汀脸上的忧色并没有减少,反而更加重了。他从外套内兜里掏出一张卡片,上面赫然用漂亮的蓝色墨水写着迪恩的花体签名和电话。

“既然动了心,那便不是敷衍游戏了。”

贾斯汀揉了揉太阳穴,深深的叹了口气。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天使之吻∶向心爱之人表明心意,又名表白酒
*长岛冰茶∶意为强烈示爱

评论(7)
热度(25)
野生咸鱼且飞升路漫漫。是存在的。
垂死病中惊坐起,身中剧毒又一年。
亦是存在的。
在下白泽(*´ω`*)♡


在下吃的cp很杂。
三国主曹魏/实力惇曹辽于吹。
惇曹惇/曹郭/曹荀/丕司马/渊蝶/惇于/曹关/甘辽/曹all/二张/辽于/曹刘/二荀/贾郭/李乐/钟荀/姜钟/吕陈/绣诩/坚袁

欧美主漫威和hp/fb。
盾铁盾/all铁/桃糖/萝卜酥/锤盾/ggad/ggpg/豹冬/霍盾/贱虫/蚁鹰/探鹰/冬叉/德哈/相声组


嘤嘤嘤我喜欢被动撩,顺便我爱躺列_(:3」∠❀)_
© 符离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