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阕

这是一个贾迪贾无限制闲聊+填梗和限制级+迪贾群。列位想来吃瓜唠嗑上车的都行。以上。

【KERORO军曹同人/亲情向双G】GARURU&小GIRO,我们的十五题,是也!

一个人扛起双G大旗【点烟】
OOC预警

【鼓出来的脸颊】
小GIRO偶尔生了小KERO的闷气,就会一个人默默鼓起脸颊,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捏一捏。
他的哥哥这么做了,当然是会被小GIRO嫌弃的。

【毫无羞耻感的赤裸】
小GIRO的白肚皮非常令他哥哥惦记。

【抬起一只脚提鞋跟】
小GIRO抬脚提鞋子的模样挺可爱的。
GARURU从背后抱起他,帮他提起了鞋跟。

【舔冰棍】
在炎热的夏天,小GIRO会抱着哥哥撒娇,本来是拒绝的哥哥发出一声温柔的叹息,他就可以换来一根哥哥给他买的西瓜味冰棍。

【打哈欠/揉眼睛】
小GIRO喜欢趴在哥哥的头顶,和他一起去任何地方。刚开始他活力四射,对什么都好奇的很。逛累了,...

【贾迪】ABO(伪)/半夏与微霜

分级:r-14
关键词:ABO/办公室play
很难吃的车,上车走评论链接_(•̀ω•́ 」∠)_

【KERORO军曹同人/双G】GARURU&GIRORO,雪国的冒险,是也!

本文主cp:GARURUxGIRORO(双G)/副cp:KURURUxTORORO
tips:慢热/正剧向/溢出屏幕的OOC/携带少量血腥描写/全员蛙体

蓝星的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工作日,成为了K隆总部新命令的开始。

日向冬树和日向夏美已经在去往学校的路上。周一向来是忙碌的截稿日,日向秋还在角川出版社加班。日向家的人们工作日向来都很忙碌。

KERORO军曹正在日向家客厅内开开心心做着MG-Ⅱ型号的钢普拉,他被通讯器里突然响起的KURURU的声音吓了一跳,手顺势抖了一抖,把手里刚拆下的手臂部件扔到了在后院篝火旁护理武器的GIRORO头上。GIRORO伸手把部件从头上拿下来,提着枪走向客厅,却发现...

华山x云梦/互攻/百合
华山小姐姐和云梦小姐姐了解一下?


在华山下暴雪那天,齐无悔师兄说什么要去龙渊濯剑,把我坑过去自己却去和风无涯师兄在鸣剑堂点着新暖炉喝好酒,晾我在那儿一个人挨饿受冻。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没有胡辣汤的我,在华山简直是个废人。

本来华山就冷,除了风景好看和门派惨案,穷的一身正气还有说着“我超凶哦”的小奶狗们,其他应该一无是处。都快初冬了谷潇潇师姐才给我们批发好衣服,没来得及去领就被拉来充数。心疼自己,心疼自己的钱。师姐说了逾期作废,银子充公……

华山弟子真的不耐寒,真的,分分钟给你冻到掉血。抱臂冷嗦嗦地冻了许久,天要亡我啊。

我用最后的坚强做完了龙渊的濯剑课业,装作眼瞎忽视一旁小师妹投来的暧昧眼神,风雪里背过身,找了个背风的地方缩成一团,在脑海里想念我香香的的云梦小姐姐。孤单,寂寞,冷,需要小姐姐,快打钱。

上次陪师兄下山卖艺的时候她和我说过话,当初笑魇如花,声音也好听极了,软软萌萌,不会用球砸我,还光顾了我们卖艺摊子好几次,给了很多银两,可爱的很。可惜只能梦里期佳人。

“你是……长安街的那个华山弟子吗?”她的声音温柔似水。

我心里一喜,顿时欣喜若狂,但是想了想不能把自己的痴汉模样给小姐姐看到,以免吓着她。恢复自己以往的高冷气质,虽然还是被冻地浑身发抖。其实这是一身正气的标志,不是因为华山冷,真的,不骗你。

“你是,那个小姐姐?”回头一看,发现朝思暮想的云梦小姐姐提着灯,披着衣服,手里端了碗热腾腾的胡辣汤,示意我喝了它。

“谢谢。”我接过碗一饮而尽,不愧是小姐姐的汤啊,嘴里还留有胡椒辣椒的麻辣滋味,身体也暖和了不少。

“我得走了,记得别再让自己冻着了,再见。”小姐姐笑意吟吟,提着蓝莹莹的灯化作蝴蝶飞走了。

等我回到华山,所有认识我的人调侃我终于要糟蹋一位云梦的好姑娘了。我气的脸上笑嘻嘻,心里笑嘻嘻,手里提着剑把所有人都插旗挑战了一遍。掐指一算,他们辛辛苦苦攒下来打算去吃喝玩乐的钱全得送去暂住华山的医师哪儿,能不赊账的不超过一个手的数。

“各位,承让了。”我抱拳施礼,没管躺了一擂台的“尸体”,山边随手拔了草,叼在嘴上哼着小曲骑马跑商去了。

我们再相遇时是个雨天,暴雨倾盆。

为了耍帅,我特意把自己八九成新的斗笠和蓑衣租给了一旁淋成落汤鸡的同行小师弟。还顺便赚了点外快,多棒。

凭着不能让小姐姐淋雨的原则,运起内力御剑,帅气地落到她身边,拔剑上去就把盗墓贼一大半血给干没了。为了让自己更显侠士,我把剩几下就能打死的盗墓贼让给了她,自己先跑开做任务去。

不过,她甩球和打人的样子也好可爱, 她扔出去的蝴蝶真好看,能被奶简直是毕生难忘的幸运啊。

一旁的我,看起来脸上风平浪静,心里的痴汉却疯狂刷屏。脑袋里想的是嫖小姐姐,喜闻乐见的是脚下一滑。还摔得贼惨,爬都不爬不起来。

还被小姐姐看到了,唉,没脸嫖了,溜了溜了。






嫖到手之后的小剧场:
我:安泽泽,你当初怎么会记住我的名字?
安泽(云梦小姐姐):我第一次见你,当时就觉得你卖艺挺有前途的,天赋惊人!
我:……

【迪贾迪/文赛】gonna game/敷衍游戏

本文cp:迪贾迪/佐艾佐/吉煞吉无差

贾斯汀觉得今天是他人生中最倒霉最黑暗的日子并且没有之一,他甚至敢用自己上司黑特的所有私房钱来保证他今天出门绝对没有查询天气。

总而言之,是个悲剧。

至少在今天傍晚前,他还是个英俊潇洒的优质男青年。贾斯汀做好万全的准备后,摸了摸自己口袋里装着戒指的小红匣子,打算在女友公司门口给他们这段将近3年的爱情长跑画上完美句号。

正在他脑袋里冒着粉红泡泡、幻想着女友喜极而泣和他拥吻的样子以及婚后生活的甜蜜幸福或是其他酸甜苦辣时,这些却都被自诩为最爱他的人毁得七零八落。

事实真相就是贾斯汀的头顶可以在夜晚绿出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在那种极度尴尬的情况下他居然是最后...

【迪贾】爱德华在醉酒后与迪恩的电话(一发完)

不知道自己在改什么系列……
流水账/不好吃有,有一丢丢的肉渣(等于没有
日常召唤太太 @伊优_水之浪

爱德华在酒吧里喝了一杯又一杯,不知是否清醒的脑子下意识就掏出大衣口袋里的手机,解锁拨开了手机,另一只手还在猛灌着自己。

迪恩在车上搓着手,望着窗外的满天大雪,心里多少有些抱怨爱德华的晚归。

迪恩接通了爱德华的电话。

刚接通,还未打上个招呼,爱德华一个长长的酒嗝儿便十分亲切的传入迪恩的耳朵。

不用说,一定是白兰地。

聊了几句没用的废话,迪恩挑挑眉,转动钥匙发动了汽车,他没法忽视的嘈杂音乐和你来我往的灯红酒绿。

迪恩穿着灰色的大衣,身上并没有围巾一类,站在酒吧门口。...

在下白泽。
野生咸鱼且飞升路漫漫。
垂死病中惊坐起,身中剧毒又一年。
© 十三阕 | Powered by LOFTER